胜利了,我们更加珍爱和平(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推荐人:匿名 来源: 人民日报 时间: 2015-11-19 19:10 阅读:
胜利了,我们更加珍爱和平(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可是那段刻骨铭心、艰苦卓绝、惊天地泣鬼神的中国军民奋力抗击日寇的一幕幕,至今还令人挥之不去。我们忘不了中国军民14年的奋力抗争,我们深知抗战胜利的来之不易。新中国飘扬的五星红旗上,浸染着无数英烈的鲜血;13亿华夏儿女的胸中,装满着革命前辈的殷殷嘱托。今天,我们聆听着前辈的故事,脚踏着先烈的足迹,为了幸福、为了和平一路前行。

  ——编 者

  缪贵花:“和平来之不易”

  “人人脸上都洋溢着胜利的喜悦,我们苦苦打了八年,终于胜利了。”回想着得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时,抗战老兵缪贵花脸上掩不住的喜悦,“那时,物资极为匮乏,没有酒喝,我们以水代酒,晚餐时碗碰在一起叮当响,个个脸上乐开了花,都在为赶走日本鬼子而高兴。”

  说起那段抗战岁月,老人显得神色凝重,“不容易啊,真不容易!”经历过战火纷飞的年代,老人的耳朵有些背,记忆力也不好了,当时的部队番号以及很多战友的名字都记不住了,但一些经历他仍铭记在心,那时每次上战场大家都是抱着赴死的决心,都事先在身上绑好绳子并相互交代好了,没死的人要给死了的战友收尸。“绑好绳子方便,用枪杆往绳子里一穿就抬走了。”

  打仗远比想象中要苦。“部队打游击到处跑,有时我们一晚上要走一二百里路。且几乎没有吃饱的时候,只有很少的一些高粱玉米充饥。即使这样也不退缩,在皖东北的一场战斗,我们三个人一组顶着炮火往前冲,冲到一半时一颗炮弹落在我们面前,一个战友当时就被炸死了,我的腋下被弹片击中。面对鬼子我们都是用命在拼,和平来之不易,不要重蹈覆辙。”缪贵花感慨地说。

  陈献远:“那天心情格外好”

  “那天心情格外好,我一路小跑,一口气跑了五六里路,送胜利消息,为的是尽快让战友们得知喜讯。”当时担任江苏宿迁市屠园区长警卫员的陈献远,清晰地记得接到消息时的情景:那天下午,他受区委书记兼区大队、区武工队政委马振藻指派,将日本投降的消息送给驻扎在屠园区大王村的屠园区武工队。老人激动地说,“得知喜讯后的武工队战友们欢欣鼓舞,许多人跳进大王村池塘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一把澡,洗去身上的尘埃,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根据上级指示,陈献远随武工队火速赶往20公里外的洋河镇,与新四军配合,向盘踞洋河镇负隅顽抗的日伪军发起总攻。

  洋河宣告收复后,马振藻以新四军支队司令的名义,率领600多人的地方武装部队,在市民的夹道欢迎下,全副武装列队进城。

  接着,洋河镇在胜利的喜悦中沸腾了,民众以最热烈的形式庆贺着,连续数天,洋河城家家张灯结彩,户户鞭炮齐鸣,市民白天上街游行欢呼,晚上狂欢痛饮,以最诚挚的方式欢迎解放者。

  “在地方武装里,抗日战争的初期枪支十分稀少,许多人只能拿着大刀、铁叉与鬼子殊死搏斗,他们在一次次的扫荡与反扫荡中壮大,才取得了后来的胜利。”曾拼尽弹药又死里逃生的陈献远感慨道。

  赵继盈:“战争夺走的美好太多,留下的伤痛也太多”

  “小日本少猖狂,滚回老家见爹娘。”谈到抗日胜利,老兵赵继盈不禁回想起他得知胜利后在“舞台”上唱的这句台词。

  “当班长把日本投降的喜讯告诉我们时,我和战友们正在接受训练,现场一片欢呼,大家互相拥抱,奔走相告。”当晚,他所在连队在驻地搭了简易舞台,战士们上台表演自编自演的文艺节目,“节目有快板书、三句半、苏北大鼓等,节目虽简单,但能表达我们喜悦的心情。”

  岁月如梭,今年已经87岁高龄的赵继盈从上海去江苏宿迁的彭雪枫将军纪念馆缅怀曾经的首长。1943年9月,赵继盈的父亲将他和哥哥赵继全送上前线,参加了彭雪枫的部队,1945年7月,在攻打盘踞在徐州睢宁县的日伪军时哥哥赵继全壮烈牺牲。

  看着墙壁上镌刻着哥哥的生平简介,赵继盈热泪盈眶,“战争夺走的美好太多了,留下的伤痛也太多。这是被三八式步枪击中的伤疤,疼痛伴随了几十年,它不停提醒我,战争太残酷,勿让历史重演。”老人指着左胳膊上的伤疤说。

  贾里:“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驱赶侵略者的呼喊声”

  “受了14年的压迫,听到这个消息时,真是如释重负,顿时觉得天地都宽了,人也团结了。民众不知疲劳地满街搜捕、驱赶日军,十几天不停歇。” Www.MeiWen.com.cn

  70年过去了,抗战老兵贾里仍能够回忆起日本投降时沈阳街头的情景,“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这里有几个鬼子往你那跑过去了,抓住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大街小巷到处都是驱赶侵略者的呼喊声。”

  被压迫已久的民众,再也压抑不了心中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拿起棍棒参与到清剿日伪军的战斗。把日本帝国主义尽快赶出国土成了民众迫切的愿望。

  “那时日本刚宣布投降,沈阳非常混乱,部分日伪军不肯缴枪,负隅顽抗,三五成群地到处搞破坏,我所在的特务团便奉冀热辽军区之命配合苏联红军,展开清剿残余日伪军的战斗。当时仍有不少日伪军不退出‘北大营’,我们和苏联红军压进后,刚放几枪他们就全部缴械投降了!”贾里谈起当时的情景,至今还心潮难平。

  贾里摸着腿上弹片留下的伤疤说:“中华民族受战争的苦太深重了,我们不能忘记残酷的战争年代,不能忘记百姓遭的罪,不能忘记中华儿女为取得民族独立的浴血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