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画景,心在路上

推荐人:漠涟倾城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11-19 19:10 阅读:
在淡影清浅的时光里,星星的光芒停留夜空璀璨明亮;在匆匆奔流的里程中,星星的暗淡不如远方的灯光。我们的心在停留那一刻,眼睛将美无限放大,直达辉煌;我们的心在足迹里交错那一时,眼睛里美都卑微到了灰尘里,无法结果。

  携着一路夏风,车轮一路碾压着时间的过去前行。明明是现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过去。过去的时空已经沉醉在了眼睛的回忆里,如若想要找回来,那也只有文字能有如此的魔力,其余的手段都显得苍白无力。

  车轮不知转了多少个圈圈,它不会稀里糊涂得晕过去,更不会抱怨日子的枯燥无味,它们的回忆都在路上打发。能运动是它们的幸运,一路饱览风景无数,一路低调前行,一路都有鲜花无数拉扯着日月星辰。它们是骄傲的,它们的诞生改变了11的历程,它们的风火轮冷却了路的漫长,拉短了人与人的距离,更缩短了城市之间的冷漠,将新的话语注入了在里面,改变了路的历程。

  我沉醉在车轮的遐想中,车轮舞动了我的时空,一点一滴,将它们拖曳成为过去。一去不复返了的时空,容不得我感伤,因为我站在时间的流里,观望。时间毕竟是要过去的,放在手心里也会成为逝去无形的流,如同沙子与水。为这点叹息似乎很不值得,我将眼睛投射到旅途的前方,去探寻那美丽的风景。

  路弯曲了多少梦,我在梦里编织了绚丽的图画,并且陶醉其中,那山是稀奇古怪的山,多了一些盘古的仙气;那水是碧绿如翡翠的水,是王母杯中的酒,醉意迷离;那人是脱去了凡尘的人,只需要一些野性的兽皮就能书写华丽的诗篇。

  就在眼睛醉入忘我的空间,时间拉近了地点——神龙宫出现在眼前并且将车轮拒之门外。我们还得徒步前行,为了寻找水滴般的梦幻,背包隆起了胃的渴望,我们依然前行,在宛如蛇道的小路上淹没在神龙的嘴巴里,探险开始。

  何为探险?导游在前,我们在后、导游出口为诗的话语激起了叮咚的山泉,撞击着五彩斑斓的钟乳石,滴答着石笋的心语。队伍拖拉着脚步,任由眼睛在美景里潜游,在徘徊,在构想。队伍前前后后拉长着曲线,绘出了一条长蟒蛇。风景的美丽在招引着我们的思绪,眼睛在贪婪风景。此刻我们在风景的瞳孔里,还是风景在我们的角膜里呢?那灯光闪烁的红色是悸动的颜色,款款而来,久久不去,温柔地洒下哝哝低语,幻出了迷人的水汽,沾染我衣。这或许是对我一见钟情的表示吧?水流停留一会儿,就走了。一直从大红钟的上面洄游到了水底,好多情的景色,如何不叫我心醉?我本是多情的种子。

  人流前行,我们的速度比不上蜗牛,索性扮成骑在蜗牛背上的骑士,踽踽而行。脚下软绵绵的是诗情,头上凉梭梭的是雨滴。雨滴如若滴在头发上,或者脖子里,那是千年等一回了,一定荣幸之至,回去买点彩票什么的,还能中个头彩什么的。这里的水滴具有灵性。它们有的从石缝里嘻嘻而过,漂洗了山脚下的泥土,涤净了凡间的尘埃,一路欢笑歌唱;它们有的抚摸了坚硬的石幔,撸着胡须在潺潺飞瀑暴走,激起了珍珠般的浪花,开心而去,一去不回头,绝不犹豫;它们有的在我们的头顶上懒洋洋得流淌,形成了我们触摸不到的天空,它们是多么骄傲,骄傲得让我们的眼睛都低微到尘埃里,它们太高了。

  两岸的石头裸露着狰狞,喷出水花的气息,冷冷得望着我们的眼睛。我们的眼睛也就感觉到了凉,诗情画意慢慢的透析出瞳孔,丝润润的,有些模糊朦胧了,美丽的窗花影影绰绰,忽上忽下的漂移。我们的脚步不能停下啦,耳朵收敛了懒惰的气息,开始品评起大自然的韵律。没有鸟鸣,只有水声。滴答滴答得流,在白色的石笋上游走,在赤色的大蘑菇花上蹭痒,一步一停流,在大弥勒佛的肚皮上飞奔,迫使大佛整天都乐呵呵,笑声拯救了大地。多谢这里的水花。水声流在身后去了,耳朵依然感觉到那微微的颤抖,一丝丝得沁入了山石的底部了,准备依附在石皮上发芽长大出新的大石头。耳朵还发觉了水能流进更冷的水流里面,它们是多么调皮,叮咚叮咚......好听极了。

  眼睛一向不和耳朵合作,它责怪耳朵总是不尊重它,搞特殊,应该炒鱿鱼,退休到后方,这里的舞台是眼睛的,你看这里的风景都一览无余了:蓝的是如翅膀的石旗吊在洞顶上飘扬,婀娜多姿,挠首弄姿;白色的水母群拼命繁殖,形成了庞大的气候在向上奔涌着气浪,牵引眼睛无限的遐想,黄色的是石钟乳在两岸形成了一个个擎天柱,把守着大门,仿佛一不小心就会给外星人偷去了这里的一切,多么恪尽职守。

  一路延伸,脚步在感受沁凉和劳累,心为了怜悯它们,决定在饱览风景的前体下返回了。

  后记:为了眼睛的贪婪,只有劳累双腿,继续下面的历程。

  作者:大山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