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挥霍的不是青春

推荐人:舒涵 来源: 美文网 时间: 2015-12-13 03:55 阅读:
那些被挥霍的不是青春

  那些被挥霍的不是青春

  一:

  我在想,我很努力地在想,到底什么是青春?看过《左耳》的人都知道,里面有句很经典的话: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很多人都

  信了,可我不信,我从不知爱情是什么,就像亲情,友情,我也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可说不出具体是什么。我想所有人应该都懂的,青

  春中的我们,总是活得很叛逆,如果人活着,真的有下辈子,我想我未必会选择还做人,会做一束紫色的薰衣草,静静躺在阳光下,吹着

  微风,或是《安徒生童话》中那个单纯善良的人鱼公主,在阳光下幻化成泡沫,可如果真的有选择,我或许还会选择做人,就像那张空白

  考卷中,密密麻麻的文字,就像戴着眼镜的教授唾沫横飞讲着课,而我趴在课桌上睡觉。

  你说的,我们都很快乐,就像你说的,不能对不起对她许下的誓言。

  我说的,你们都很忧伤,就像我说的,那么多人写过青春是座坟墓。

  二:

  很多人都说,写文字的人,都特别孤独。

  她们畏惧阳光,却不得不生活在阳光下,她们直面鲜血淋漓的青春,最后却把自己伤的体无完肤。

  以前有个论坛里,有个女孩子写文字特别棒,却很少人赞同。

  “我们每个人都说过去,但过去并不值得说,因为过去的,已经过去,过不去的也会过去。”

  我一直想告诉她,什么都会过去,只有我们的心会过不去,大风刮过的痕迹,也会一直存在,就算你拿着修正液,也涂抹不了那样伤痕累

  累的过去。过去的终究过不去。

  我一个人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不知道去哪,听说西藏很美,又听说上海的烟花,很美,小七总说我不够疯狂,你看我也勇敢了一次。

  青春,我是个胆小的人,却也需要在一个时间和空间中释放。

  三:

  医生说我患了鼻炎,我想我自己也是知道的,

  有的人对气味特别敏感,有的人听觉敏感,而我却对文字过于敏感。

  文字是由很复杂的人才去虚构,那些过于简单的人,文字总会不够深刻。

  一个人习惯了寂寞,就会不适合喧闹,说不清是什么,有人说是没灵感,我却觉得或许没感觉,感觉来的时候,特别喜欢在车窗上写字,

  有雾气的时候,拿着冰冷的手指指指画画,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把我当成精神病还是傻子,又或许觉得只是个天真单纯的孩子,我写过:

  回忆是个陌生人的旅程,也许不适应,也许会适应,等到我们真的适应的时候,我们已经老了。

  好孩子也是个爱撒谎的坏孩子,他们总是孤独,总是寂寞,只有他们知道,生活不是用函数计算的重金属数字。

  你一直没变,是数字逼你改变,选择了你认为对的,别人眼中错的。

  他们说我记性好,其实,在那些句子消失前一秒,我就用一个小小的本子记下了。

  我记不住那个爱扎马尾辫女孩的名字,我也记不住上课爱打瞌睡的男孩,可是,我想,若能够挥霍一次青春,我会在中考交一次白卷,会

  偷偷笑着大家严肃的模样,嬉笑着跟老师说再见,我想,那应该是青春里最羡慕的模样。

  四:

  那些被挥霍的不是青春。

  我们没有变成好孩子,也没有变成坏孩子。

  那些好的,也会变成坏的,那些坏的,也有可能变成的好的。

  如果有一个人对我说,你的故事平添了我很多伤痛,我想,我会笑的很肆意。

  在我的世界里,会有人疯狂,也会有人落泪,很讨厌那些虚构的故事,也很讨厌自己,讨厌自己写的仙侠小说,在另一个世界,不断地构

  造,可那些真实的青春故事,用键盘打出来的字,真担心,有一天会把自己的寿命写少,我懂了,虚假的东西永远要比真实的更受人欢

  迎。

  法国作家莫泊桑说“真实有时可以不像真的。”

  我想,他是错的,每个人都很聪明,是眼睛把我们当成了傻瓜,就像你眼睛看到的,坏孩子不是好孩子,有多坏,没有杀人放火吧,是你

  一贯的认为,这样很不公平,他们也很无辜。

  若青春可以挥霍,我也会选择当一回彻彻底底的坏孩子,让所有人讨厌我,而我还是可以一个人轻狂地对这个世界笑。

  五:

  那些被挥霍的不是青春。

  以前,认识个网友,他说“城市的夜晚很黑。”

  为了他一句话,我跑了很多城市。

  上海的夜景很漂亮,坐着游轮游外滩,80元买了一张票,就是岸上人太多,莫名其妙的挤坏了心情,还有那些梧桐树,法国梧桐树的花语

  是“天才”,不过我还是喜欢这里的梧桐树,情窦初开的花语,那是一种青春的旋律,就是会让人觉得比较伤感,怀旧,哦,这个城市,还

  是适合喧闹的人,故事也有太多的物质,其实那些已经腐烂了文字的纯净。

  深圳的晚上,霓灯闪烁的距离过于遥远,很妩媚,面容太多,让我有些认不清自己,听说美食很多,却在地上看见两个踽踽独行的老人,

  鼻尖一酸,那满头银发,那满脸皱纹,还有那满嘴咬字不清的方言,丢了50块钱,就匆匆跑了,我不知道自己那颗心有多么慌乱,像是逃

  避一场硝烟纷飞的战争,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准备,我已哭的溃不成军。

  我想,人要是冷漠,或许会活得更快乐。就像我们行走在城市的边缘,只想着抬头,却从未低头。

  这里是安静的一隅,特别喜欢这里的一首诗。

  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摘得桃花换酒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真的很喜欢这种生活态度,只是我的灵魂被囚禁,很难再去放开。

  就像青石街上,总会幻象产生一些美好的事物,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和我一样伤愁,只是如

  果,我们会成为朋友,我也希望能遇见一个背着画板的男孩,那应该很浪漫,可浪漫的人,他的心飘忽不定,等他想安定的时候,未必身

  边那个人就是你。

  我对他说“嗯,城市的夜晚,真的好黑。”

  那些被挥霍的不是青春,若青春能被挥霍,我愿在天涯海角流浪,只要没有人会哭着要你承担责任,我想,那该是自由的。

  六:

  我给自己灌了一大杯白开水,来缓解嘴巴里的苦涩。

  小洁是一个温柔聪明善良的女孩子,她身上背负着太多的希望,却因为过于紧张,高考没有考进理想的大学,压力过大,而选择跳楼。

  我最后收到她的一条短信,她上面写着“这辈子,我没有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老师,只是对不起自己,觉得人活着真累。”

  我和室友许静抱头痛哭,她说“看似我们的青春挥霍了很多,其实什么都没有挥霍。我们活得都没有自我,做了很多我们不愿意做的事,

  也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结果。”

  她说她自己是生活在沼泽里的,不喜欢阳光,她的青春就是太阳光了,才会见不得眼泪和悲伤。

  她说我是阳光下的向日葵,面对阳光笑的很开心,背对阳光的时候,却暗自落泪。

  她说,我们都是一类人,我们都怕冷,就像我们都害怕孤独一样,所以,不得不躲在阳光下,可我们的心灵趋向阴寒,和身体不同,见不

  得阳光,所以那些黑暗,孤独的基因,就藏匿在骨髓里,像灵魂一样,永远见不得光。

  她的话会说的我害怕,每次午夜想起,我会紧张的睡不着。

  每次,一闭眼,就是一连串的噩梦,我真怕自己永远醒不过来,睡梦中的我会觉得自己身体特别僵硬。

  七:

  我不想写八了,这个数字太吉利。其实七也不错,很好听。

  外公说泡茶喝的芝麻酥酥了,明明袋子绑的很好(meiwenyuedu.com)。

  时间长了,食物会变质,任何一份感情也会变质,明明那些看似很美好的,也会变。

  像那本日历,不只又翻到了那一天,像给你讲的故事,又不知讲到了那一天。

  那些可以挥霍的,是季节,是光明,是陌生人,而那些不能挥霍的是行走在路上,无处栖息的灵魂。

  也是不知怎么跟你说的,我们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