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生命,感恩的绝唱

推荐人:大江东去浪淘尽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5-12-03 16:28 阅读:
谨以此文献给英年早逝的友人

  题记:有许多事,在你还不懂珍惜之前已成旧事;有许多人,在你还来不及用心之前已成旧人。不管你是否察觉,生命都一直前进。人生不售来回票,失去的便永远不再有……

  初冬的夜,凄风,苦雨,凄风苦雨;痛心,切骨,痛心切骨。

  2015年9月21日,午休时,吴言不停地抚弄着颜彦的长发,颜彦一如既往地温柔:“有事么?”吴言憨憨一笑:“你会剪头发吗?”颜彦往他胸口蹭蹭:“你不是喜欢我留长发吗?快睡吧,睡吧。”吴言不再吭声,但忍不住把脸贴在颜彦的脸上:“你会想我吗?”颜彦依偎在他的怀里:“你怎么了?我不想你想谁?好好睡会,我上班去了。”边说边起身下床,收拾收拾,走了。

  颜彦家住七楼,她习惯一跳一唱上下楼。待她哼着跳着到底楼时,看见花坛边站了好多人,有的指指点点,有的抬头仰望。颜彦的心“咯噔”一下,莫非出啥事了?“颜彦,颜彦,快来看看是不是你家吴言啊?”张大妈惊嘘嘘地喊。颜彦脚发软,舌头打结:“不会吧,我家吴言还在床上。”张大妈:“刚刚有人跳楼了,象你们家吴言。”颜彦浑身发抖,两眼发黑……

  颜彦睁开眼看见床边的爸爸妈妈,她东望望西看看:“妈,我咋了?”妈妈不语,爸爸摸着她的头:“你晕了。”颜彦若有所思,突然,她发疯地喊叫:“吴言,吴言——”,妈妈一下嚎啕大哭:“别喊了,你喊不应他了。”爸爸老泪纵横地说:“吴言走了,在殡仪馆。”颜彦飞身下床,一路狂奔。才到殡仪馆门口,颜彦就看见吴言的黑白照片,她失控了。“妈妈,妈妈,我是思思。”恍惚中,颜彦听到女儿的哭喊声,她拉着女儿冲进了吴言的灵房,顿时,整个灵房寂静无声,亲朋好友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颜彦。颜彦望着冰棺里的吴言喃喃自语:“你中午问我会不会剪头发?会不会想你?原来你早有打算了。你咋那么傻啊?你说过要和病魔斗争到底的,你……”颜彦猛然掀开棺盖,“啪啪啪”地扇着吴言冷冰冰的脸。“妈妈,妈妈,别打爸爸,让爸爸睡觉。”女儿惊恐地哭着,拉着,四周的人“呼啦”围上来,迅速地盖上棺盖。吴言的父亲颤颤巍巍走过来,抖抖索索地递给颜彦几张纸,哽哽咽咽说:“孩子,让吴言去吧。”

  颜彦泪眼模糊地读着吴言的信:“爸爸妈妈们,儿子真的好痛,我不想花光了积蓄再花你们的养老钱,我不想颜彦和思思为我这无望的生命陪葬。颜彦,原谅我的懦弱,谢谢你给我的快乐和坚强。我私下搜查了矽肺病的知识,我是晚期伴并发症,我已无药可救了……当四个老人佝偻着身躯四处奔波时,当你疲惫不堪又忙碌不停时,当女儿为我端水拿药时,我的心痛远远超过了病痛。爸爸妈妈,对不起,我有了以死为孝的念头……爸爸妈妈,颜彦,假如我真的不在人世了,你们一定要把我的行为当做是对你们的感恩,你们一定要理解成不再花冤枉钱了,我不再痛了……思思,爸爸爱你,我到天堂去治病了……”

  颜彦泣不成声地将信纸一揉,头一昂,把公公,婆婆、爸爸、妈妈一一扶到长椅子上坐好,“咚”地跪下去,只见她口未开,泪汹涌,悲悲切切中,她紧紧抓住四位老人的手且悲且坚强:“吴言不再痛了,我们快乐地为他送行吧。”所有人的泪夺眶而出……

  吴言,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