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回不去的记忆

推荐人:待我长发及腰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12-03 13:52 阅读:
那段回不去的记忆
我家住的房子很老旧,外表或许是因为雨水的冲刷太阳的暴晒泛着黄颜色,看起来就像外国的古建筑,我特别喜欢。当然,裂痕也倒是清晰可见,耳朵贴着墙壁听,有时候听见石头掉落的声音,清脆好听。房子的楼顶,那是一个好地方,吹着风聊聊天散散步俯视周围抬头看天,如今想想那一刻是多么美好。周围有一小片平房,窄小的过道,走出了人生。眼前便是停车场,堆满客车,每天来来回回,一些人从这里上车一些人从这里下车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匆匆忙忙,脸上写满了焦虑。

  我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一个个画面都在脑子里勾勒的清晰。我的家并不富裕,能过上不愁吃穿的日子全靠父母的辛勤打拼。

  如今还记得小时候的片段:躺着沙发的我突然就醒过来了,客厅就只留了一盏灰黄色的灯泡,只有我一个,便跑到阳台,看看妈妈回来没有,那时候心里就会有一种空虚感,我很依赖妈妈。记得妈妈跟我们说过,她晚上下班回来,看到我躺在地上睡着了,姐姐睡在沙发上,没有人帮她,自己默默地打理着家里的一切,夜里还暗自流眼泪。其实我是故意躺在地上睡着的,想要妈妈更多的关注。现在看来,我那时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和可爱啊。

  有些苦,有些累,不能跟别人说,只能默默忍受,想必,这也是人生所要经历的一部分吧。童年,一段段碎片记忆拼凑而成,我想把想到的碎片记忆写下来,就当还给自己一个承诺。

  记得小时候,爸爸在家里的天花板上搞了一个勾,挂上绳子,系上一块板,所谓的秋千就是这么诞生了。我和姐姐轮流玩,游荡着,感觉要飞起来,好好玩。这也便是我小时候最美好的记忆了。

  读幼儿园时候,一个晚上,我要被送去幼儿园住一晚上,和一个小女孩安排到二楼的小角落,靠近厕所的一个小角落,天花板上的灯泡一整晚都在亮着的小角落,没有离开过家人的我们睡不着,便蹑手蹑脚的感觉很偷偷摸摸地走上三楼的楼梯,想看看三楼是什么情况,没走到一半便下来了,怕被发现,会挨骂。最后也忘了是怎样睡着了。

  在幼儿园的那段时光,说不上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在那里,我依稀记得我是负责出操时杠旗的人;在那里,我有一个对我很好的苏老师,现在她在哪,我也不知道了;在那里,我最享受的就是一个下午的出游,到一个草地上捉草蜢,和伙伴们一起;在那里,我会任性到把药偷偷扔掉,就扔在窗户外的地上,没人发现,我也忘了我是怎么好起来了;中午一般不回家,留在幼儿园里,我还记得那天中午我睡不着,便探出头看睡在下面的苏老师,没想到的是,她没闭眼没睡着,眼睁睁的看着我,吓得我立马缩回了头,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在那里,每个午觉醒来到教室,都可以喝到清凉的糖水,我忘了那个味道,只是记忆中很好喝很喜欢;在那里,我哭过,是因为爸爸中午说要来接我,可是迟迟都还没来,其他小朋友都在吃饭了,我仍守在栏杆内哭等着,爸爸最后还是来了,我很开心。在那里,也有次害怕的经历,小孩子总是会有很强的好奇心,外面来了医疗机构,便和其他伙伴兴匆匆跑出阳台看,没料被老师锁在阳台外不让进,其实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小时候,最期待莫过于过新年了,因为可以回老家。那时候回趟老家实在不容易,路途的颠簸,若碰上下雨天,那可真是考司机驾照阿!可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一家人在一起,尽管行路艰难,车上还是一片笑声,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过瘾。因为那时还小,对一切陌生的环境还是充满好奇,总是活蹦乱跳,活力四射。

  我很喜欢老家,那个静谧的地方,那个曾被我称为世外桃源的地方,那个想要逃离一切回到这里的地方。家乡,在一个小山沟里,空气清新,林木茂盛,运河贯通,清澈见底,长长的小路,似乎望不到尽头,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闭上眼睛,仿佛世界就在这一刻静止了,大地与你并在。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四叔公家小木门上的杜鹃花,满满的一大片,太漂亮了。小时候,最喜欢跑到石板桥上玩,走来走去的。

  清晰记得那是五年级的时候,有次痛心的经历。奶奶被送回老家之后没过几天就闭眼了。落地归根,回到家的踏实感,让你走的那么干脆,我觉得并非心甘。我们回到老家,我去见了你最后一面,你一脸憔悴的模样,一张还没闭上的口,让我内心梗塞,一声奶奶 奶奶的叫喊,你始终没有回答,还是没有等到我们。

  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在还有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眼睛还能眯开一小条缝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扇紧闭木门,那时候你是不是想见我们最后一眼,是不是想和我们告别,是不是想要握住我们的手,可是都没有,你在绝望中闭上了眼睛。我哭了。小时候,是你带我最多,早上会带我去买小馒头,会喂我吃黄瓜配粥,好多的回忆,有的我忘了,我只记得对我好的你。那天晚上,丧歌响彻天谷,情绪低丧,大人们彻夜未眠,小孩子们犯困还是睡了。

  第二天,下雨了,我总会觉得此时的你在走着天梯看着我们,心安了,一路走好。想你了。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仿佛可以看清看得更明白这个地方,没有以前的那种渴望感,回归感,时代在变,人也在变,地方也在发展着,运河里的水少了,回家的落地点变了,路途通畅了,一切已不复从前。如今,祖公屋建新的了,里面宽敞明亮,看着舒服,不再像之前那个小瓦房一样拥挤黑暗,重点是墙上刻上每家每户的名字,看到我们一家人名字的时候,由衷的开心感。即使并没有把我的姓改回来。

  记得有次祭拜凤凰祖,一推人扛着锄头镰刀扫墓,这种感觉好,自己也参上一份,其实只是单纯觉得好玩。之后,一推人分几桌围着吃饭,吃饭前总大喊上几句,哄……心情激昂,气氛真好。

  不管怎样,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