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白桦林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12-03 04:24 阅读:
阴霾的天空映照在白茫茫的雪上,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雪把树枝压地吱嘎的声音,在这片白桦林里,有一对恋人相拥在一起,一直在那拥抱着,一动也不动,从白天到黑夜,一句话也不说。那是阿娟和虎子,虎子明天就要离开家乡跟随部队到前线,阿娟是他青梅竹马地未婚妻,两人一直紧紧拥抱在一起,似乎世间任何事都和他们没有关系。终于,虎子开口说话了:“阿娟,等着我回来,我一定会娶你过门的”

  “我这一辈子就非你不嫁”

  二人就这样沉默着,可是两个人都知道对方都是真心的,离别的话不用太多,就都能感受对方对自己的不舍和爱恋。

  虎子和同村小伙儿一起走的时候,家人和乡邻们都前来送行,只是阿娟没有来。虎子一边和父母告别,一边向村口的方向望去,直到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直到走到再看不到村庄的时候才死了心。回头看看那片被大雪覆盖的白桦林,想起昨晚阿娟说的“我这一辈子非你不嫁”,暗暗发誓一定回来娶她过门。

  阿娟实在控制不住了,嚎啕大哭,从一开始她就躲在白桦林里一直看着虎子,看着他焦急寻找她的表情,看着他渐行渐远地身影,直到再也看不到他,她才抑制不住泪水,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她不想在虎子面前这样,她想留给虎子永远都是开心快乐,不要让他感到伤心。哭声慢慢停止,阿娟抹抹泪水,擦擦哭红的眼睛,将身上袄子的雪拍打干净,又看了一次虎子离开的方向,转身走进村中。

  战争时期,战争与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都有关系,我们无法躲避战争带来的伤害,我们有时只能无奈,被迫地接受这些。纵然我们有奋斗的决心和反抗的本领,可是战争本来就是残忍的,总会有人牺牲,以此来获得胜利。

  虎子牺牲了。为了救同村的战友,和鬼子同归于尽,刺刀刺穿他身体的时候,他脑海中浮现阿娟的身影,他恨自己,他骗了阿娟,骗了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他不能回去娶她了,他的腹部不断地流血,躺在地上,看着天空,他在想,这里的天空可真不漂亮,没有家乡的天空漂亮,因为家乡有阿娟。他一边吐着血水,一边紧紧拉住战友的手,断断续续地说:“阿,阿娟,告诉,告诉她,我不能,不能回去,娶她了,对,对不起”。终于烟咽下最后一口气,耳边萦绕着阿娟的声音“我这一辈子非你不嫁”,留下最后一滴眼泪。

  阿娟听到她娘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屋里坐着针线活。她娘颤抖着声音,眼眶红红地对她说:“阿娟,虎子,虎子没了”。阿娟一顿,针扎进了手指,血慢慢溢出,她两眼无神,看向娘,忽然笑了起来,对她娘打趣道:“娘,你都多大了,还拿这个来骗我,真是”。说着又做起针线活,阿娟的娘实在控制不住,上前抱着自己的女儿,眼泪流了下来:“孩子,虎子真的没了,娘真的没有骗你呀”。阿娟听着娘的哭声,想起那个阳光,憨厚的小伙子,眼前一直是他灿烂的笑容,她似乎还能感受到他的体温,那样温暖,那样真实。阿娟眼泪流了下来,两手一直颤抖地拿着针线,毫无章法地缝制起来,一边抽泣着说:“没有,他才没有死,他说了,他说会回来娶我的,他会回来娶我的”。阿娟的娘看见女儿这样,只能大哭道:“我可怜的孩子呀,我可怜的孩子”。

  阿娟丢下针线活,从床上站起来,甩开娘,大喊道:“我要去找他,我要他回来娶我”。她没穿鞋就往外头冲,娘拦都拦不住,一边喊着“老头子,老头子,快拦住娟”,阿娟刚跑出院子就被爹娘拦住,她怎样挣扎都没有用,没穿鞋的脚踩在白雪上也没有任何感觉了,她心里的疼痛,心里的寒冷已经让她的身体麻木了,她一边挣扎,一边喊:“放开我,我要去找他,不要,不要丢下我”。屋外一阵吵闹,屋里的地上躺着一双快要做完的男人布鞋。

  自从那次吵闹过后阿娟病了好一阵子,每天都躺在床上,也不哭闹,也不哭泣,眼神空洞地看着屋顶,一动也不动。爹娘看见阿娟的样子,都暗暗叹气,无可奈何。

  有一天,阿娟穿起衣服,拿着那双未做好的鞋走出家门。她娘看着就想拦住,她爹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随她去吧”。美文閲读网 Www.MeiWen.com.cn

  她来到他们相拥的白桦林,找到一棵树,抹掉上面的白雪,上面清晰地刻着“虎子 阿娟”。她用手指轻轻地按在“虎子”上,一笔一划地摩擦,她感觉到了他的体温,她看见了他的笑脸,此刻她的手正在他的脸上抚摸,他温柔地看着她,嘴里还在说着:“我会回来娶你的”。听见他说这一句话,阿娟终于笑了,笑的幸福,笑的凄凉。虎子的画面逐渐在眼前淡去,她的手还是在那冰凉的树木上。她哭了,跌倒在地上,抱着布鞋,靠在树上,一个人喃喃道:“你看,我把你的鞋都做好了,你还不回来,非要让我等到人老珠黄呀,到时候,我不漂亮了,你还会娶我吗?”

  天空还是那么让人内心压抑,压抑地透不气来。那片白桦林一直在那里,那里的字也一直在那里,仿佛那两个拥抱的身影还在那里,紧紧相拥。

  作者: 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