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的眼里噙满泪水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11-30 13:19 阅读:
从腾讯新闻上看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女士发微博帮90岁高龄的外婆寻找离散70年的初恋情人。当年因对方属于豪门家庭,出身普通家庭的外婆在“门不当户不对”的时代观念压力下选择了离开,男方赠予她一片树叶,上面工整写着一行字:黄叶表相思,友寄故里叶。

  七十年过去了,树叶完好如初,那个赠叶的人呢?外婆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见当年的他一面……后来从男方原藉所在地公安局传来消息,老先生已于2008年去世。人算是有消息了,但已隔世相望。

  看完这段新闻,我深深叹息,久久无语……

  人生一场,能活到九十岁算得上是难得的幸运,可幸运等于幸福么?

  人活着,无非为名利奔波。可从古至今,我们谈得最多感受最深的,依然离不开那个美丽的词:爱情。

  我们常把初恋描述得多么刻骨铭心,我们常把恩爱赞美得多么天荒地老,我们常把厮守形容得多么如胶似漆,我们常把分手渲染得多么死去活来……可我们能否用心感觉到,七十年朝夕,常揣一片叶子在心头,只为保存当初一缕相思,只为回忆青春一段美好。还有什么更恰当的语言来形容这份至死不渝纯洁如雪的情?

  那年那月,他们两情相悦,他们青春般配,可他们却劳燕纷飞;

  今时今日,他们思念如旧,他们痴心不改,可他们已阴阳相隔。

  我臆想,如果当初他们真的结合,是否一定会过得幸福?这只是个未知数。而伴随一生的思念,却是生命中长开不败的花。美就美在,这朵花就在你眼前,就在你心底,就在你梦中,几乎触手可及却是飘渺不定,你只能闭上眼睛感受它的美艳与芳香。

  好多情感,即使回得了过去也回不了当初。而如果连过去也回不了,“当初”就是一场遥遥无期的梦——诱惑,美好,虚无。唯那片定情的黄叶,见证着永不褪色的回忆。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错…错…错…莫…莫…莫…”陆游的千古绝唱《钗头凤》哭倒了多少人?“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东坡的《悼亡妻》感动了多少人?长相思,摧心肝!文人用笔写出了对于爱情的呼唤,惊天地泣鬼神。而我们不是文人,没有绝世才华,没有惊世妙笔,也没有传颂千古催人泪下的诗章,那么,我们的爱情是否就变得平凡平淡?

  爱情是最伟大最奇妙的,它没有阶级。我们平常人,或工人,或农民,也许不会制造花前月下的浪漫,也许不会表达海枯石烂的爱意,但如果哪怕仅仅是一纸素笺,一方素帕,一个原本属于对方的小物品,我们也会深藏,也会珍惜。如这片叶子,对于别人,它就是一片年代久远的叶子。而对于文中老人,它是重逾生命的爱恋,它是青春不老的奇药,它给“爱情”增添了浓抹重彩的一笔,把爱把情诠释得更加淋漓尽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还有什么比这更刻骨铭心,还有什么比这更凄美绝伦?

  七十年风雨,经历多少动荡劫难多少颠沛流离,多少人离开了,多少心爱的东西失落了,只有一片比生命更珍贵的叶子,生不离死不弃,见证人间最美的爱情。

  孤独墓碑,谁久久徘徊;

  寂寞天堂,谁把琴弦拨断?

  本人写关于情感的文章,几乎从未直接用过“爱”这个字,觉得这个字说多了太俗气太轻易。而文章中不见一个爱字,却字字充满爱,这才是含蓄至深的情。可写这篇时,我毫不吝啬用了许多“爱”,因为我已不觉得它的俗,并且不用草稿腹稿而直接拿起手机一口气打了这么多字,也许从文章的角度看,非常粗糙,但我不是为文而文,只为感动这段世纪情。

  青春未能牵手,暮年不能相见。晨昏相思谁知痴,凭添一段旷世遗憾………

  作者:温柔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