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念念不忘,一辈子都不会有回响

推荐人:华音流韶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11-29 17:07 阅读:
有些念念不忘,一辈子都不会有回响
几日前,我在798艺术区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师兄。那天他刚从宁夏回来,没回家就直接从首都机场奔到了798。见到我,先来了一个拥抱。我知道,这些年他是真把我当成“亲人”了。天马行空地侃了一通后,话题落在了个人感情上。其实,我一直以来都不愿意跟师兄谈这件事。

  师兄:“咱周围的人,差不多都有主儿了吧?”

  我:“嗯,就差你了。”

  师兄:“是吗?说明我还有无限种可能。”

  我:“怎么想的?还是过不了心理那道坎儿?”

  师兄:“这辈子不知道有没有过去的那天了。”

  读书时,师兄是师大中文系里小有名气的人物。他不是高冷男,也不装深沉,跟我一样,有着北京人与生俱来的贫劲儿,跟他聊天总能把你连逗带涮奚落得一塌糊涂。那会儿他住潘家园,我住望京,有幸到他家拜访过一次,卧房收拾得那叫一个干净,简直惊呆了姑娘的眼,果真是一个“考究”的爷们!那天中午,他还下厨做了饭,味道不错。那会儿我在想:要是哪个姑娘嫁给他……啧啧……

  师兄那会儿有心仪的姑娘,是外语系的一个女孩。她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是学校里的文艺份子,担任着学生会的干事。那师姐性格很好,不管别人怎么开玩笑,她都是笑盈盈的,不愠不火。相比之下,见惯了粗犷的北京姑娘的我,其实是蛮喜欢她的,还曾幻想着有朝一日也能出落得那般恬静。请原谅我那时的肤浅,不懂得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师兄和恬静学姐挺般配的,两人也对毕业后的生活也有了规划,可就在临近毕业的那个春节,恬静学姐跟家人自驾游,结果出了车祸。消息还是系主任告诉师兄的,当时学生会的人知道后,都炸开锅了。那两个月,我基本上没在学校见过师兄,他去了恬静学姐的老家,送她最后一程。

  北京原本是有工作机会的,可这个城市里处处都有两个人走过的路,每走到一处,都会浮现她的影子。触景伤情,想必就是如此吧。经家里人介绍,师兄后来去了宁夏,暂时离开了这个伤心地。期间,我们一直没有中断联系。我知道,有不少女孩都青睐师兄,他在宁夏工作时肯定也少不了追求者。如今,已经30出头的师兄,还是孤零零地单着,他说:“我不是不想,是过不了那坎儿。”

  那件事已经过去整整8年了,可在他心里,谁也无法跟那个离开人世的恬静学姐相提并论,他不止一次跟我说过:“如果她还活着,一定有大好的前程;她性格那么好,我们也很合得来,我不敢保证遇到的人中有比她更适合我的,也怕辜负了人家……”

  我爸有一位挚友L,如今结婚十余载年,家有一子,在南郊经营着一家百亩农庄园。在外人看来,这家人的生活很不错,然而无意间和妈妈的一次谈话,却让我知道,原来每个人,都有一段隐情。

  那位L叔,20岁左右时谈过一个女朋友,两情相悦。可惜,那会儿他家里不富裕,女方死活不同意,尤其是人家读了医科学院,后在区里的中医院当了医生,而L叔可谓是一穷二白,没学历、没稳定工作、没殷实的家境。就这样,两人被“我爱你,可是我爸妈不同意”给拆散了。

  打那时起,L叔就立誓:非得混出个人样儿来!他开过出租车,办过养殖场,后又包了百亩地建农庄园,现在日子风生水起。他经常跟父亲一起聊天,妈妈多少也会从L叔的妻子那边,探听到私房话。原来,L叔对妻子并不怎么好,家里的事压根不沾手,结婚多年也很少跟媳妇一起逛商场买东西,偶尔去也是一百个不耐烦。据L叔的妻子说,他跟那位初恋情人偶尔还有联系,有一次对方好像还求他帮忙办过事,L叔开着车去带人家去了,耐心地等了人家整整三个多钟头,乐此不疲的。

  哗……听到这些事时,我突然觉得,对L叔的好感洒落了一地。

  或许,溜掉的鱼儿总是最美的,错过的电影总是最好看的,得不到的恋人总是最难忘的。

  我为师兄的痴情感动,也为L叔不怜惜眼前人惋惜。究竟那个得不到的人,有没有那么好?值不值得用一生的幸福去怀念?有时我在想,如果师兄跟恬静学姐顺利地成了家,那么此时此刻,他们的日子就一点儿矛盾都没有吗?爱调侃的师兄会不会也有婚外情?恬静学姐会不会性情大变?L叔真跟他的医生情人好了,是不是还会有今天的成就?有没有可能,对方在婚后嫌弃他的家庭,一再地给他泄气,让他颓靡不振了?或许,谁也不敢打保票。

  多少恋情没能开花结果,成了一件未完成的事,深深地印在了当事人的脑海,终生难以忘却。因为没有真实的体会到那种得到的感受,就把没有得到的东西完美化,无限地扩大他们的美好。很多时候,那些所谓的“好”,都是人为想象出来的,因为没有得到,想象的空间是无限的,可以预计无数种可能,所以错过的恋人必然是美好的。

  那些念念不忘的,不一定都是爱,也许只是遗憾和不甘心。得不到未必真有那么好,摆在眼前的也未必真有那么不堪。只顾看着远方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就会白白错过近在咫尺的良辰美景。人生那么短,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遇见了谁,既是无缘走完这一生,就别再折磨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