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推荐人:竹影清风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5-08-21 18:12 阅读:
在那个遥远的逝去的被遗忘的青春里,年少无知的我曾霸道的认为--只要相识,便是有缘;只要有缘,便需誓言;既有誓言,便应遵守。只是那时年少轻狂,让我误认为了许久。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题记

  在回忆路口,徘徊着。青春虽已逝去,记忆虽已凋零,人老珠黄,但那伤疤却不曾离开。如今,又在错的时间里,掀开那丑陋的疤痕,在上面狂妄的撒盐。

  现在是2015年1月了,在北国大风呼号的日子中,望着来往的身影,已然意识到自己二十岁了。二十岁,有青春还可以消耗,挥霍。可是静了下来,再也掀不起任何波浪了。二十岁,我的世界终于再没任何牵挂了!

  转角,那年的街道,我竟再也找不出一所我记忆中所熟悉的房屋,原来。一切早已走远。记忆又回到那年的流光中,看那不为人知的过往。

  【年少轻狂,流转了谁的时光】

  那一年,我十三岁,正是青春的叛逆期。那时的我年少轻狂,目中无人,霸道无理。我的初中老师们这样评价我: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坏气。那时的我,曾扬言要去堵老师。那个时光,我为了给自己所犯的错找一个借口,高举着“不懂什么年少轻狂,只知青春无悔!”的盾牌。其实,在某些个夜晚,我也曾想过放弃,因为累了。那时,我又固执的认为:没有人会改变我了。直至他的出现。

  夏天,烦躁,闷热。他们放了我的鸽子,让我一个人在夏日中苦等。回去时,满肚火气,竟没看路,撞伤了人。缘分就此萌发,命运的齿轮亦开始旋转。

  我撞伤了人,本是我的错,只是那时,太过张狂,竟让他道歉。亦然,那男生又岂甘心。一言一撞,最后竟打起来。我承认那时的自己没有做到大家闺秀,要不然又怎会在夏日出来又怎会因言语不合就动手打人呢?

  路人纷纷劝阻,我心里直骂虚伪,他的几个好友一点都不敢帮他,因为那时的我就像一头狂躁的狮子,目中无人。最后是他的那群朋友到来,把我拦下。可我再怎么厉害,也寡不敌众。

  然后进行谈判,最后的最后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怎的,我们就稀里糊涂的成了铁哥们。或许不打不相识吧。

  可是,在青春期中的女生,难免会有一些爱犯贱的表现,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久而久之,我也不知为什么,竟然背叛了我和他的友情。其实我在后来的后来是十分后悔这件事的。

  他谈恋爱了,兴冲冲的来到我面前报道。那女生,长相甜美,一头乌黑长发刚好及腰,安静,就像一杯夏日中的凉饮。我承认,我当时是比不过她的。要说可以比过她的,不过是打架厉害。可是,每一个男生都是希望自己保护自己的女友,谁希望自己的女友要保护自己呢?所以没人敢要我。

  他们很恩爱,真的很恩爱我看见他们走了四年的时光。在他们恋爱的时候,我也曾向他表白过,我问:

  “如果你和她分手了,我说我喜欢你,你答应吗?”

  可是他跟我说,我和她永远不会分手的,是啊。干嘛去犯贱,人家过得好好的,干嘛去打扰。

  在见他们在一起的时光,我承认自己有太多的不足,那时的我自卑着我的一切。我为自己的懦弱买单,我退出了他们的生活,我不再打扰他们。

  偶尔几次,不过是两人吵架时,我帮忙调解而已。直到他们恩爱走到了现在。

  【心静如莲,颓废了谁的青春】

  我看着他们磕磕绊绊走到现在,我恍惚在某天下午,望着公园那个他们刚刚离去的长椅,上面尚还残留着他的余温,我去寻找那一丝温暖。他们的爱情,或许已经到了那种坚不可摧的地步了吧,我不会再有任何希望了。

  那晚,我问他:

  “和她在一起,你真的很快乐吗,你真的爱她吗,你真的可以和她相守一辈子吗?”

  “可以啊,我爱她,我可以说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快乐,我们说好了,等我二十三岁,我就会娶她。那时,你也要来。”

  望着他的刚发来的消息,不只是哭还是笑,哭什么,是因为知道答案了吗;笑什么,是因为终于解脱了吗?

  我发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好啊,明天陪我出来一天吧,不醉不方休。”

  “受啥子刺激了,没问题,陪着你。”

  望着他闪动的头像,我告诉自己,最后的欢愉,请珍惜。

  那天我们玩得很疯。我是受刺激了,说好的他陪我,结果还带了一个她。

  夜晚,在ktv,我玩命的唱着,就在她去洗手间时,他凑过来,说:

  “大明明,我许你一个承诺好不好,我要对你说,我希望我会和你步入婚姻殿堂!”

  我的大脑立即当机了,我机械转头,问他:“真的?”

  他激动地说:“当然,其实她早不爱我了,只是他找不到理由分手而已。”

  我是欢喜的,因为,我觉得是我的努力,或许他是看到了。然后去了洗手间想去冷静下,碰到了她。她拦住我说:“我有些事想跟你谈谈,其实,我总觉得他不爱我,反倒是爱你的,他每次都捎带着提起你,你爱他吗,我不想失去他。”

  我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圈子,不是说明明她不爱他了,为什么她却说还爱着他?无数疑问向我扑来,脑袋瞬间清醒,这是为什么?

  “怎么了,那你要怎样?”我机械回答,避免了和她正面回答。幸好她也没逼我。

  “我就是不放心,那么既然你不爱,你可以给我下一个毒誓吗,就说你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会出现在他的爱情世界里,当然,如果二十岁时,他还是爱着你的,我会放手的。”她无辜的望着我。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很熟悉,是他的,沉稳有力。

  “好,我在此立下毒誓,我在二十岁之前无论是在他的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不会出现在他的爱情世界里。即日生效”

  脚步又走远。留下一个背影。如果真的爱我,他应该会冲进来努力摇晃着我问我为什么,可是他没有。我也不会认为他会顾虑这是女厕所。不爱就是不爱,何必什么承诺。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