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与少年

推荐人:梁晓声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11-19 19:10 阅读:
这个小小的少年,刚上小学六年级,班主任老师多次对他妈妈说:“做好思想准备吧,看来你儿子考上中学的希望不大,即使是一所最最普通的中学”。

  同学们也都这么认为,疏远他,还给他起了个绰号“逃学鬼”。

  他逃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贫穷。贫穷使他交不起学费,买不起新书包。都六年级了,他背的还是上小学一年级时的书包。对于六年级生,那书包太小了。而且,像他的衣服一样,补了好几块补丁。这使他自惭形秽,也使他的自尊心极其敏感。我们都知道的,那样的自尊心太容易受伤。

  妈妈向他指出过的。

  妈妈不止一次说:“家里明明穷,你还非爱面子!”

  老师也向他指出过的。

  老师不止一次当着他的面在班上说:“有的同学,居然在作文中写,对于别人穿的新鞋子如何如何羡慕。知道这暴露了什么思想吗?……”

  在一片肃静中,他低下了他的头——他那从破鞋子里戳出来的肮脏的大脚趾,顿时模糊不清了……

  妈妈的话令他产生罪过感。

  老师的话令他反感。

  某日,他又逃学了。

  他正茫然地走在远离学校的地方,有一对新婚夫妻与他对行而过。

  他听到那男人说:“咦,这孩子像是我们学校的一名学生!……”

  他听到那女人说:“那你还想问问他为什么没上学呀?”

  他正欲跑,手腕已被拽住。

  那男人说:“我认得你!”

  而他,也认出了对方是自己学校的少先队辅导员老师,姓刘。刘老师在学校里组织起了小记者协会,他曾是小记者协会的一员……

  那一时刻,他比任何一次无地自容的时刻,都倍感无地自容。

  刘老师向新婚妻子郑重地介绍了他,之后目光温和地注视着他,请求道:“我代表我亲爱的妻子,诚意邀请你和我们一起去逛公园。怎么样,肯给老师个面子吗?”

  他摇头,挣手,没挣脱。不知怎么一来,居然又点了点头……

  在公园里,小学六年级学生的顺从,得到了一支奶油冰棒作为奖品。虽然,刘老师为自己和新婚妻子也各买了一支,但他还是愿意相信受到了奖励。

  三人坐在林间长椅上吮奶油冰棒,对面是公园的一面铁栅栏,几乎被“爬山虎”的藤叶完全覆盖住了。在稠密的鳞片似的绿叶之间,喇叭花散紫翻红,开得热闹,色彩缤纷乱人眼。

  刘老师说记得他是小记者时,写过两篇不错的报导。

  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过称赞的话了,差点儿哭了,低下头去。

  待他吃完冰棒,刘老师又说,老师想知道喇叭花在是骨朵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你能替老师去仔细看看吗?

  他困惑,然而跑过去了;片刻,跑回来告诉老师,所有的喇叭花骨朵都像被扭了一下,它们必须反着那股劲儿,才能开成花朵。

  刘老师笑了,夸他观察得认真。说喇叭花骨朵那种扭着股劲儿的状态,是在开放前自我保护的本能。说花骨朵基本如此。每一朵花,都只能开放一次。为了唯一的一次开放,自我保护是合乎植物生长规律的。说若将人比作花,人太幸运了。花儿开好开坏,只能开一次。人这一朵花,一生却可以开放许多次。前一、二次开得不好不要紧,只要不放弃开好的愿望,一生怎么也会开好一次的。刘老师说他喜欢喇叭花,因为喇叭花是农村里最常见的花,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家贫,是一边放猪一边自学才考上中学的……

  一联系到人,他听出,教诲开始了,却没太反感。因为刘老师那样的教诲,他此前从未听到过。

  刘老师却没继续教诲下去,话题一转,说星期一,将按他的班主任的要求,到他的班级去讲一讲怎样写好作文的问题……

  他小声说,从此以后,自己决定不上学了。

  老师问:能不能为老师再上一天学?就算是老师的请求。明天你可以不到学校去。你在家写作文吧,关于喇叭花的。如果家长问你为什么不上学,你就说在家写作文是老师给你的任务……

  他听到刘老师的妻子悄语:“你不可以这样……”

  他听到刘老师却说:“可以”。

  老师问他:“星期六加星期日,两天内你可以写出一篇作文吗?我星期一第三节课到你们班级去,我希望你第二节课前把作文交给我。老师需要有一篇作文可分析、可点评,你为老师再上一天学,行吗?”

  老师那么诚恳地请求一名学生,不管怎样的一名学生,都是难以拒绝的啊!

  他沉默许久,终于吐出一个勉强听得到的字:“行……”

  他从没那么认真地写过一篇作文,逐字逐句改了几遍。

  当妈妈谴责地问他到点了怎么还不去上学时,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没看到我在写作文吗?老师给我的任务!”

  星期一,他鼓足勇气,迈入了学校的门,迈入了教室的门。

  他在第一节课前,就将作文交给了刘老师。

  他为作文起了个很好的题目——《花儿与少年》。

  他在作文中写到了人生中的几次开放——刚诞生,发出第一声啼哭时是开放;咿呀学语时是开放;入小学,成为学生的第一天是开放;每一年顺利升级是开放;获得第一份奖状更是心花怒放的时刻……

  他在作文中写道:每一朵花骨朵都是想要开放的,每一名小学生都是有荣誉感的。如果他们竟像开不成花朵的花骨朵,那么,给他一点儿表扬吧,对于他,那等于水份和阳光呀……

  老师读他那一篇作文时,教室里又异乎寻常的肃静……

  自然,他后来考上了中学。

  再后来,考上了大学。

  再再后来,成为某大学的教授,教古典诗词。讲起词语与花,一往情深,如同讲初恋和他的她……

  我有幸听过他一堂课,极受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