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个女人,是上苍恩赐给人世间的精灵,她们的骨子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公主的脾性。她们时而天真,时而浪漫,时而任性,时而刁蛮。女人注定了是感性的,敏感的,脆弱的,或许对于惯于理性思维的男人来说,他们有时会觉得女人胡搅蛮缠,不可理喻。如果你也一...

  •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朋友,不是所有的情都值得你去珍惜。时间是一剂良药,它会沉淀最美的感情,也会带走留不住的虚情。缘分,需要的是珍惜,和双向的互动;感情,需要的是感恩,和双方的呵护。爱不是单向,情不是索取,懂得珍惜才会持久,知道不易才能永恒...

  • 母爱的阳光

    2015-11-27

    五一休假之际,我携妻带子回老家探望许久不见的父亲。想着为儿女们操劳一辈子的父亲,顿时满脑浮现出父亲日渐衰老的容颜,作为常年在外工作的儿子,未能陪伴左右,我亏欠他实在太多太多 在拥挤的车厢中我突然注意到两个人,一位年轻的妈妈和她幼小的女儿,妈...

  • 2015,是我喜欢上丁香花的第十四个年头,是我开始写丁香花的第八个年头。 可是这一年,在丁香花开的季节,我终于没有再像往年一样,随性写点什么,因为我觉得自己老了,老到不再需要丁香花般的浪漫情怀。 一个月前的傍晚,去学校看女儿,远远的看着女儿匆匆...

  • 当村庄在我颠沛流离的路上瘦成灵魂里的那一眼老井,我还是习惯了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弯下腰撒一把粗壮的绳索,去老井汲水喂养漂泊路上越来越沧桑的心灵。 你用漂白粉你用过滤器甚至昂贵的红酒希望换掉我素面朝天的野性,想让城市彻底对我改头换面,可我身体里...

  • 艾叶门前挂,香浓粽子情,回想昔日事,泪水满衣襟。 又一个端午节就要到了,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母亲。 屈指算来,母亲她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三个年头了,在这一千多个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我的母亲。 在我们家乡有一种习俗,每逢端午节来临之前,家家...

  • 那一年,我十九岁,独自去广东做生意。可三个月不到,就把父母给的本钱亏了个精光,心里那个颓废劲就别提了。眼看端午就要到了,父母来信说,钱亏了就算了,赶回家一起过端午吧。 口袋里剩下的钱刚好够回程的车费,我初四早晨从罗定出发。按计划,下午能到广...

  • 清代李汝珍《镜花缘》第六回:“尽人事以听天命。今仙姑既不能忍,又人事未尽,以致如此,何能言得天命。” “尽人事以听天命”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基本同为一理。“尽人事”可以理解为,尽一切人力所能为。“听天命”为此事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上天了,这...

  • 我的母亲,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一个陕北黄土高原的庄稼人,一位淳朴善良的农民。 2010年大学毕业后,我从西北陕西来到遥远的东南福建工作。这些年,越长大,离家的日子越久,对家人、对故土的思念与眷恋越深。我知道,无论我走在哪里,也永远走不出那片...

  • 引导语:朋友所在公司的下属酒店曾招过一个前台领班,后来要求升职未遂,不但未做交接就甩手走人,还到处散播酒店经理的风流韵事和桃色新闻:他何年何月看中了哪个服务员,某某是因为跟经理有一腿才升成主管一个不懂尊重别人隐私的人,能力再强也不可...